類別:社會科學/家庭關係.
 (版權窗口 繁體:已售 簡體: Toika  )
介護離職しない、させない
照護爸媽, 我得離職嗎?——兼顧工作與孝道, 你才能真正喘息, 不留遺憾。
版本: 平裝221頁  2016 年 5 月 27 日  毎日新聞出版出版
ISBN:9784620323817
內容介紹

內容簡介


「我辭去工作全心照護爸爸,不用上班應該更輕鬆,但為何我越來越無助?」
「家人不斷暗示我,唯有辭掉工作,媽媽才能得到妥善照護,我該怎麼辦?」
「我不敢跟公司說家人需要照顧,卻常常得請假,我該怎麼辦?政府有什麼配套?」
——
照護爸媽, 我得離職嗎? 照護, 很辛苦; 但不離職照顧, 是更合適的選擇。兼顧工作與孝道, 你才能真正喘息, 不留遺憾。 讀完這本書,你就能兼顧工作與孝道,並獲得真正喘息,不留遺憾。

老年人長期照顧(英文為Long Tem Care,略稱LTC)是老年學研究中的一個基本領域。老年人長期照顧是指老年人由於其生理、心理受損生活不能自理,因而在一個相對較長的時期,甚至在生命存續期內都需要他人給予的各種説明的總稱。主要內容包括日常生活照料、醫療護理照料(包括在醫院臨床護理、愈後的醫療護理、康復護理和訓練)等。

老年人長期照顧是相對于臨時或短期照顧而言的,一般都在6個月以上至十數年甚至一直延續到老人生命結束,這給目前主要靠家庭成員照顧的模式形成了很大的挑戰。

隨著我國老年人口的迅速增加,老年人對LTC的需要就突出地顯現出來,醫院人滿為患,無力滿足大多數人的長期照顧的需求,日常在醫院陪床的任務只能由老年人的家庭成員或由工作單位負擔。到九十年代人口老齡化日益突出,LTC需求的老年人急劇增加,由於生活方式所帶來的疾病,例如老年癡呆症、心血管病癒後人群增多,骨折的老人增加,最主要的是由於人的壽命延長後,產生了一段很長的時間難於完全自理,又不需要進醫院的亞健康狀況,這就造成LTC需求量進一步加大。

在加上中國獨生子女政策的影響,這就導致現在主要支撐中國經濟的“80後、90後”都將陸續面對照顧老人的難題。很多人認為照顧老人與全職工作無法達到平衡,因此很多選擇辭職照顧父母。但本書作者用自身的實際經驗告訴你,你並非得辭去工作,才能妥善照顧生病的家人。讓有14年經驗的過來人告訴你,照護者絕對可以兼顧工作與家庭,這樣你才能真正喘息,不留遺憾。

作者和氣美枝原為房地產開發專員,卻在32歲時,母親罹患憂鬱症,最終引發失智。為全心照料,作者向公司提出了辭呈。
然而離職後,她在經濟、精神、身體方面的負擔不斷增加,這才體認到工作及照護都必須兼顧,為此,她寫下了這本書,真實呈現各種來自照護現場的第一手消息及訣竅。
從每個「照護不離職」的真實故事,看見長照的現況、困境、與解決之道。


◎照護者一般都以病患優先,你得把自己放第一順位:
‧如果生活只剩下照護,人就會變得膽小。
A小姐辭去工作全職照護失智母親,但頓時沒有收入讓她才三天就快窒息。
為此,她立刻再次求職,甚至報考研究所,一邊念書一邊照護。
‧無業的罪惡感,把一個顧家男人壓垮。
原為顧家男人的D為照護母親而離職,沒有工作的無力感幾乎將他壓垮。
所幸他終於獨立創業、重回職場,這才瞭解照護者和受照護者就像一面鏡子,
你得先讓自己幸福,病患才能心安理得接受照顧。


◎兼顧工作和照護,問題不在「能不能」,而是「要不要」,這些技巧你得學:
‧誠實向公司回報困難,你才保得住飯碗。
E小姐隱忍母親住院、不斷找理由請假,終於遭到調職處分。
勇於向主管求助後,她意外得到支持,甚至成為他人的諮詢對象。
‧耗費體力的照護要外包,因為真正壓垮你的,是沒有在那個當下脆弱。
更換紙尿布、翻身、協助盥洗,G小姐都堅持親力親為,結果自己先倒下。
在專家建議下,才知道體力活要請專人處理。不但省力,還能維護患者尊嚴。


◎照護者最大的任務絕非「照顧」,而是營造有利的「照護環境」:
‧首先想想,怎麼做你才無後顧之憂?
你不必獨自埋頭苦幹,把全家人(或家族親友)都拉進來作戰。
若病患尚能自理生活起居,你得讓他部分自理。
作者和氣美枝長照經歷已屆14年,書中獨家公開她的每週照護計畫。
‧鄰里人脈有多重要?開始長期護理父母之後就知道。
作者以自身經驗告訴你,客氣提醒居民幫忙留意、四處發放聯絡名片,
串起整個社區的安全網。
‧永遠別跟錢過不去,尤其家人病倒時。
在中國,長期護理父母一個月至少花多少錢?全天?日間?
結合地方資源、妥善分配照護成本,你才事半功倍。


◎照護並不輕鬆,卻是你檢視人生的最佳契機:
‧照護並不輕鬆,但它帶來的未必全是負面影響。
它使你的人生再次成長,同時也是你正視自己的大好機會。
‧若真的撐不下去,也別忘了「放棄」。有時,放手才是最好的祝福。
 

作者介紹

和氣美枝(Waki Mie)

1971年生。現任一般社團法人照護離職防止對策促進機構(KABS)代表理事,同時主持「工作&照護協調研究所」。作者原為房地產開發專員,卻在32歲時,母親罹患憂鬱症,最終引發阿茲海默症型失智症。過去,全家的三餐、洗衣、打掃等都交由母親處理,現在卻得反過來照顧母親,為全心照料,作者向公司提出了辭呈。
離職後,作者經濟、精神、身體方面的負擔不斷增加,她深刻體認到工作及照護必須兼顧的重要,同時也了解到照護資訊取得不易,因而於2013年主辦「在職照護者個人照護聚會」,作為在職照護者互換及發布資訊的平臺;並在2014年7月設立工作&照護協調研究所、2016年1月成立一般社團法人照護離職防止對策促進機構,持續推動各種照護不離職的相關活動。截至2017年5月,作者的照護經歷已邁入第14年。